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欧美圈深坑中无法自拔//盾铁大旗不倒//我是咸鱼我为自己代言

【南柯一梦】-题外话

我是想用一个事情把两边微妙的连在一起来着x所以这里的丁大少爷,只是大少爷,还没有成为会长。

河神这边的进度条只是进行到了郭得友捞上来一百多个漂子,一个五十大洋那——两边的案子都 有那么稍稍一点小关联就对了。

ps,最近几天会被断网,(听说斯里兰卡WiFi覆盖率还好就是,网太卡(。)

打tag致歉!

顺便同居三十题我还是会写的,毕竟自己立的flag。

……能写完我就出个小本子……给自己做纪念(bushi)

【林秦】【友卯】南柯一梦-1

大致的梗可以戳头看我前一篇——。

过几天要在国外大概没什么网了,就先发一篇看着x
也许有点改动吧(。)
谢谢大家的小心心和评论!!
以及,希望大家帮我督促这个家伙更文!!! @Percy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郭得友半夜在码头捞上三人,衣饰着装均与他人不符,其中一人竟与郭得友样貌相同,这才引出来小神婆顾影跳大神驱妖,三人诉说自己来自不同年代,丁卯虚心求教——】









“……什么玩意?”郭得友听完一愣,背后惊起一层白毛汗。

“我……我没跟你开玩笑!”丁卯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大步,“……师哥,是我们中了幻术了还是你有个双胞胎兄弟?”

话音刚落,叠在最上面的李大宝缓缓睁开了眼睛,残留的水滞留在嗓子里惹得李大宝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一个打挺蹦起来顺道还压醒了屁股底下的两个大老爷们。

李大宝眯缝着眼睛瞅瞅郭得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林涛……你新发型真不错诶……比我梳辫子强多了……”这么一句话颠过来掉过去的在嘴里咕噜了好几圈整个人才清醒了不少,待到看清眼前的东西时李大宝猛的回头看了眼还在迷糊的林涛,又看看郭得友,最后看了眼四周,差点没一闭眼又昏过去。

混黑的室内点着豆打火苗的油灯,屋顶是木质结构四周全是些纸扎和面目可憎的纸人,面前两个人穿的奇奇怪怪的,尤其一个还长得像欠她不只一顿小龙虾的林涛!

毕竟,乱七八糟的小说不能白看。李大宝咽了口口水下了个看起来荒唐的结论。


他们三个,穿越了。

真狗血。李大宝嘀咕一句抹了把脸上的污泥。


“喂,你知道自己是谁吗?”丁卯壮着胆子拍了拍眼前的小哥(?),李大宝顿时一个激灵。李大宝吧唧吧唧嘴,一句“我们是穿越过来的”还没吐出来,就被身后冷静带点沙哑的声音打断了。





“现在是哪年。”

秦明把自己湿漉漉的刘海全撩过上额头,定了定神,看向了郭得友。







“不是,你就不能信我们吗!你看,这个!”李大宝从兜里掏出来早就湿透了黑屏的手机磨叨了半天,郭得友油盐不进就是不信。秦明时不时看看林涛再看看郭得友,眉毛紧皱在一起打了个死结一般放松不开,林涛估计是被压下下面太久了,现在还没太醒。丁卯被打发去拿干净衣裳去了,估计是两个“师哥”对小少爷的打击比较深,也没怼郭得友两句过过嘴瘾就乖乖的去取衣服了。

“还穿越?我可告诉你你别想拿这些洋玩意儿糊弄我——”正巧丁卯拿着衣服进门,郭得友一把揽住丁卯的肩膀。“我师弟可是明白人,对吧?丁卯我跟你说这人竟然想拿外国玩意骗过去。”丁卯推搡了郭得友一把,把人的欠手爪子拍掉,凑上前看了眼手机。

“我在德意志还真没见过这个……”

“啧你能不能行!”郭得友被啪啪打脸。

“我们真的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你不信也得信!”李大宝急得跳脚,突然一拍桌子掏出兜里的证件。“你看,我这照片是彩色的!你们这没有对吧?!”

丁卯郭得友二人视线交汇,俩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诧异二字。



那句话怎么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一滴水顺着秦明的发丝间掉到林涛的鼻尖上,林涛慢慢睁开双眼,嚯,一圈人都围着自己跟动物园似得。“老秦你没事吧……宝哥呢?”
一转头直直就看到了郭得友,林涛脑子一懵,俩人面对面跟照镜子一样,大眼瞪小眼看起来特别好笑。

“你……”

“你……”

声音都一个调子不带差的。

丁卯实在看不下去这诡异的场面出声道“这是郭得友,天津卫伍河捞尸队队长,我叫丁卯,漕运商会丁义秋儿子。”秦明没说话,李大宝就接上了茬。“我,李大宝,这秦明,那个林涛,林涛是个警察,我们俩是法医。”

法医两字弄的丁卯心里直痒痒,虽然他们还不能完全信任面前这三人的胡言乱语,不过法医,对于他丁卯来说也有足够的吸引力了。丁卯正急着掏出手术刀讨教讨教,一声高音贝的尖叫吓得他刀都没拿稳差点削掉他一块皮。













“郭二哥!!!!!闪开!!!!!”




郭得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力推开,踉跄了几步才停下。秦明也不知来者何人要做什么下意识以为林涛有危险拽的林涛身子一歪,可还是没逃过来人的“攻击”。




林涛再一闭眼一睁,一个黄色符纸稳稳贴在他的大脑门上。



只听一个女声脆脆的唱(喊)道,“左手拿起文王鼓,右手拿起赶将鞭。文王鼓,柳木栓,栓上乾隆配开元。赶将鞭,横三竖四七根贤。三根——”













林涛:????










【林秦】【友卯】南柯一梦-序

☆高亮!具体梗可以往前翻!!!

案子瞎扯的x跟严谨沾不到边……咳就为了让两个大三角见面不择手

段!x

大半夜睡不着肝……
打过最多的tag系列。

ooc归我,我当夜宵吃吃吃x












“老秦,收拾收拾东西咱们该走了!”

随着林涛一声吆喝秦明没有马上有所动作,只是慢条斯理的目光往下继续扫视两行才随手拿个书签把书合上。见到这一幕的李大宝是急得够呛了,不顾秦明不快的目光一把夺过那本《人格心理学》噌噌就往楼下跑。


星期六下午两点,紧挨着龙番市的一个村子出现了一桩命案。河边发现一具男尸,早已泡的浮肿面目可憎,虽然家属已经前来认领可具体事宜谁也不清楚。

这村子在龙番的管辖之内,林涛,秦明,李大宝三人被派来出个公差来看看情况。土路磕磕绊绊很是难走,硬是走了两个小时才到地方。李大宝下车走路都有些飘,一脚虚一脚实的,恶心的中午饭都没吃光是喝了点水。



结果,三人好不容易到了被害者家属门口结果尸体没见着就吃了个闭门羹。



“我家男人死的已经够惨了,我求求你们就给他留个全尸吧……”

被害者家的妻子跪在他们面前哭哭啼啼的,就差扒着林涛的裤腿哭号了。林涛不擅长这个,秦明更别提了,李大宝正晕车没缓过来劲儿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也做不了什么。秦明上下打量室内环境,这屋子完全可以称得上家徒四壁这四个字,跪在地上的女人衣角发白明显是洗了不少次布料都开始褪色了。他拍拍林涛肩膀示意人先走,林涛意会之后点点头一手拽着没回魂的李大宝一手提着秦明的箱子道了声节哀就大步往外迈。



谁也没看见跪在地上的女人目送三人走后松了口气的模样。




等到月亮早就挂天上了,半夜十一点多林涛提着手电筒和秦明李大宝就往河边走。既然尸体是从河里捞上来的,那河岸边上肯定还有些痕迹,只是怕第二天早上案发现场会被破坏的更彻底,或者往坏了说是被人钻空子故意破坏了,最好的法子就是尽快。

前一天刚下过雨,草地全是水坑和着烂泥,每走一步好像脚下踩着棉花一样不踏实。

李大宝时不时打个哈欠。“下次要不是谭局点名我可不来了,这路也太难走——”

话音还未落一脚没踩稳顺势往侧面一倒眼看就要向河里倒,情急之下李大宝一把拽住林涛和秦明为了稳住自己的重心,没料想,这地,太滑了。







这一拽三人噗通一声都栽在河里了。








“哎师哥,你不是不捞活人吗?”


丁卯嚼着橄榄看着倒在龙王庙里歪歪扭扭的跟叠罗汉似的三个人。

“你不是活人啊丁大少爷?”郭得友撇了他一眼,“我闲的没事深更半夜在码头遛弯,谁能想着河里漂着仨人,我以为是死的,结果下水一摸,哎呦喂仨活人。穿的奇奇怪怪的我也没往警局送,拿个板车就运回来了。”

丁卯探了探三人的鼻息,嗯。还活着……等等???他这一口气还没松就又提了上来,口里吐出的话也断断续续的。











“郭……郭得友……你看……最底下这个人……像不像你………”













【话说秦明,林涛,李大宝三人下乡查案,死者飘在水中已肿的是面目全非,受害者家属不准解剖,似是内有隐情,三人无可奈何只好深夜提灯河边查案。醒木一拍,好戏已经登台了!】

这剧让我补的

看到12集,丁卯醒了,郭得友就说你(漕运商会)得养我一辈子,丁卯笑着跟他说,养你(俩)一辈子,那我不是得操一辈子的心。


我满脑子,结婚结婚
什么你操一辈子心,我操一辈子你(不不不不)

码个梗

码梗,占tag致歉。看尖尖写互穿,突然心痒痒(。)

他是林涛郭得友互穿,我打算写龙番三人组整个人穿(咳

林涛一脸懵逼洋仵作是个啥子,秦明李大宝给丁卯科普新时代法医知识,李大宝看小神婆跳大神,郭得友嘚瑟的点烟辨冤,秦明一个社会主义青年打死都不信他的结论。

林涛出去溜达被叫小河神,两个“郭二哥”小神婆当场跳大神以为见鬼了x还喊,二哥都说了让你别乱点烟,遭报应了吧!捞上来一百多个漂子果然怨气太大xxx

cp大致 林秦 郭得友x丁卯

【林秦】同居三十题-3

我回来了,看小英雄绝对是吸毒胜出真好吃幼驯染真好吃x这个系列叫立的flag怎么也要写完系列……

谢谢大家的点赞和小心心。
ooc归我 糖归你们。

下次我要写刀子(。)


day4-讨论关于养宠物的话题



“林队,就在前面了!”

林涛紧靠在墙角打了个收到的手势握紧枪,警惕的四下看了看状况,一声狗的狂吠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上!”林涛抓住机会一令之下所有刑警从隐蔽点出来冲向犯罪目标,一个出其不意之下将犯人全员捕获。



“老秦你说那群人缺不缺德啊?妈的,偷别人家养的狗送狗肉馆去。”林涛把资料摔到桌子上明显是气不打一处来。天气热的让人心慌,显然火气也催的大了不少。秦明拿起马克杯喝了口冰咖啡顺手推给林涛杯水让他冷静冷静。这件事跟法医这边没什么关系,也就李大宝说自己虽然不算个兽医倒是也能帮上点忙就过去忙活了,要不然如果没有林涛在这跟他抱怨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林涛不轻不重的磕磕杯子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儿好多宠物狗都还没人认领,放在警局这儿也不是事,我们几个还在想法子……老秦,你想过养狗吗?”

秦明抬起头愣了愣,咖啡沫在杯子里转着圈。一只狗,也许掉毛,要常常洗澡,喜欢窜到人身上用黏糊糊的口水舔满你的脸,喜欢撒娇,还得早晚出去遛弯,听着就是个既麻烦又温暖的小家伙。好像跟他的生活沾不到边。秦明的交际圈子不大,爱好不多,性子还有些冷僻不愿与人深交,养宠物怎么都不适合他。



秦明抬头看了眼林涛,“有你就够了。”

林涛听的心头一暖刚想笑笑,一下子缓过来不对劲猛的抬起头,“哎???你大爷你说谁狗呢?!”

秦明想,养个林涛就够了。







day5-穿错衣服



随着咣当一声啤酒瓶与地板进行了亲密接触之后,秦明是彻彻底底醉了。

林涛也是喝了个懵,看着秦明半倚靠在沙发上,眼圈红了一片,嘴里有些嘟囔还算安静,和平日里衣装革履仿佛有强迫症的秦科长不是一个人。林涛一眼瞄到秦明大敞四开的领口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他迷迷糊糊的挪到秦明身边没忍住凑过去低头亲了人一口,酒精的味道弥漫在两人中,久久挥散不去。林涛一下子贴过来弄得他有些闷热,而且还像个大型犬一样对他又啃又咬又舔的,秦明本来就不清醒的满脑子浆糊好像又多了半碗。

秦明有些心烦气躁的喊了一句,“……你要做,就干脆点。”



一夜无梦——废话,都没睡几个小时。



秦明从早上睁眼开始就烦躁的不行,喝酒误事,酒精害人。明明第二天早上还有例会他还陪着林涛胡闹。二话不说把林涛拎起来,“起来了,要迟到了。”一听迟到两个字,林涛一个翻滚就从床上弹起来,毛毛躁躁的穿上衣服,林涛也不管秦明愿不愿意,塞人嘴里一片土司拉着人就走了。

“这个月希望大家再接再厉——”看着谭局在上面慷慨激词,被困意席卷的林涛有些无精打采的,低头一看懵住了。

靠,他可没有西装裤。

林涛一抬头就能看到会议桌正对面黑着脸的秦明,秦明憋着一口气只想赶紧散会去卫生间和林涛把裤子换了。

他八百年没穿过牛仔裤了,浑身都觉得别扭。


“散会!”



“老秦你还有牛仔裤呢!哎哎?林涛你那裤子也太奇怪了哈哈哈哈哈!”

李大宝的大嗓门是全龙番出名的。

林涛和秦明在李大宝出声的一刹那,满脑子都是——坏事了。







秦明和林涛同居这事,也就李大宝知道。

结果今早上,整个龙番警局都知道了。







非典型性互穿(1)

!!!!给心尖尖打call

Percy:

梗请点击头像,有个标题为记梗,手机不会发链接见谅——






1.


郭得友是被一阵喧闹吵醒的。 



推搡呵斥声伴着推门声突然响起,整间屋子里霎时热闹起来,仿佛有十几个人同时挤在了一间房里。 



就自己那小屋子,能挤得下吗?郭得友迷迷糊糊睁开眼,打算看看到底是师父,还是那个新师弟又整出来了什么幺蛾子,却没想下一刻就差点蹦了起来——腿被桌椅绊住,没蹦起来。 



郭得友打小住的义庄是由龙王庙改建而成,里面的房间虽说不算小,可也绝对不能和他如今所见相比。整间屋子宽敞明亮,装修布置满是西洋气,屋里摆放了十几张桌子,其中穿行来往的十几个人里,不少穿着跟警局里的付队长有些相似的制服,先前听到的嘈杂声也正是由他们发出。最重要的是,这里怎么看也不可能是他住的地方。 



不等郭得友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面那群人里已经有人眼尖发现他醒了。只见一个黑黑瘦瘦的小青年三两步跑过来,先一步开了口:“林队,之前那个案子的嫌疑人逮到了,你看是我们审还是你亲自来?”


 
郭得友这才刚醒,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也不敢随便乱接话免得坏事露了怂,于是绷着一张脸,看似严肃实则懵逼胡乱点头:“你们审就行,我就算了。” 



等打发走了这几个小青年,郭得友这才松了口气,摸起桌上随便一本书翻看,俨然是一副紧张之余忘了自己是文盲的模样。可等拿起面前的书他就傻了眼,虽说自己基本上大字不识一个,可怎么着也是见过报纸的,什么时候书上的字这么……缺胳膊少腿了? 



地方不是熟悉的地方,字也不是认识的字,郭得友有些坐不住了。他小心翼翼从桌椅的空隙里挪出来,又试探着走了几步,见没人拦也没人理,这才正经稳住心打探环境。 



正如那些制服带给他的感觉一样,哪怕物品有所变化,郭得友简单巡视一圈之后仍旧断定,这里是警局。郭得友皱眉沉思,转而又想起先前那个黑小子喊自己林队,或许这个身体姓林,可能还是个队长?这时候的郭得友已经把自己的情况当成了鬼上身了,不过跟话本里不一样的地方是,他郭得友才是那只鬼。 



一楼转了一半不到,郭得友就迷迷糊糊拿着份什么报告上了二楼,心里还奇怪着怎么签字这种事还需要一个队长亲自来做。等到了二楼之后,郭得友才意识到,还有更大的难题等着他:法医科在哪儿?秦科长是谁? 



李大宝拎着煎饼果子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林涛手里夹着份档案袋,正趴在解剖室门口往里面张望。这姑娘觉得有点奇怪倒也没多想,走过去一拍人肩膀,大大咧咧开了口:“哎林涛,别看了别看了,最近又没有尸体,老秦不在里面。”说着就跟人勾肩搭背往办公室走。 



原本以为同样是法医,可能也跟丁卯一样屋子里摆满了奇奇怪怪东西的郭得友就这么被人带着往前走,想跟人搭话结果一转头就被吓一跳。嚯!听声音明明是个姑娘,怎么看发型是个小子啊?连青头皮都露出来了,顾影那丫头再疯都没这么干过。郭得友在心里啧啧称奇,面上却不漏半点,跟着人进了屋之后,下意识对着对面坐着的男人露出一个笑脸:“秦科长?这有份报告需要你签个字。” 



法医科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原本还在跟秦明模仿一下林队长刚才身姿的李大宝僵硬着转头:“你刚才叫他什么?” 



气氛的改变让郭得友有些僵硬,却丝毫不明白问题出在哪,只能勉强勾勾嘴角,强撑着让自己看起来不虚:“法医科,秦科长,有什么问题吗?” 



却没想到坐着的男人一言不发,而带他进来的姑娘则立刻跳了起来,大喊一声:“何方妖孽,敢冒充我们林涛!” 



完了,暴露了。郭得友两眼一闭,干脆把自己姓甚名谁什么身份都交代了出来,顺便还强调了下自己真不是故意要上这人身,而且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样。他是说痛快了,对面两个却愣了。 



其实李大宝喊出那句话的时候不过是为了开个玩笑,还真没想过面前这人不是林涛,毕竟长相衣着都没有变,怎么可能不是一人?可千算万算她没算到,在警局阳气这么重的地方,林涛能被鬼上身。 



“你怎么证明你是被鬼上身了,而不是开玩笑?”秦明反应极快,郭得友却两手一摊,爱信不信。 



不过说归说,证明还是要证明的。单看这人对林涛的事一问三不知,却对那个所谓郭得友的人生如数家珍的样子,秦明大宝两人就信了几分。于是一番询问交流之下,三个人终于对当前的处境有了个初步认知。 



郭得友,男,天津人士,隶属天津卫五河捞尸队,一觉来到这里之前的时间是民国十一年,也就是1922年10月。至于更多的,包括他怎么会跑到林涛身体里,林涛自己的魂去了哪里,以后究竟还能不能恢复正常,就没人知道了。 



折腾了这么久,已经临近下班时间了。秦明看了眼手表,交代李大宝把签好字的报告交上去,就打算送林涛回家——没办法,民国来的这位根本不会开车。 



李大宝答应好了就往外走,却突然福至心灵转了回来,上下打量了假林涛一会,忍不住开口问:“你……会开灯吗?” 



“差不多吧,不就按一下?”郭得友有些不解。 



“会用水龙头吗?” 



“……不会。” 



“热水器呢?” 



“不会。” 



“煤气呢?” 



“也不会。” 



几句话问下来,李大宝犹豫着建议秦明:“要不,老秦你还是把人带你家住吧,我怕明天早上一刷新闻,龙番市刑警队长林涛因煤气爆炸死于家中。” 



秦明顿了下,略有些挑剔看了眼此时表情和林涛一样傻的郭得友,开了尊口:“你睡沙发。”

p完图忍不住笑出声……

私心带个cp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概是要笑死的。
葡萄:八百万的奶子蒙蔽了我的双眼
出久:他这么可爱,他有这么可爱!!!

日常卓吹:

终于填完了

我就瞎填填

首页们就当乐呵乐呵随便看看吧(。)

沃日,轰总那格打错字了,改一下

事物→食物

感想:美图秀秀镶字,真累 ​​​😪

(tag私心x占tag抱歉x)

其实卡那一格,我想写的东西有很多啊

比如巴萨卡和“我是祖国的花朵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有人气的确很高

轰总:自带bgm《雷地沟》的男人

奈何想到的时候已经发上来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