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目前沉迷我英胜出幼驯染坑无法自拔//贺红真是好吃到爆炸//盾铁大旗不倒//我是咸鱼我为自己代言

#秦林秦#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其二]

秦林秦无差
与其一没什么关系,不过不是刀子相信我。



下雪了。

“哎涛儿,我和老秦来看你啦,这不这几天碰上个新案子忙了点吗,我就说没你不行是吧。”
李大宝说完用胳膊肘怼了旁边一声不吭的秦明示意人说点什么。

秦明撇头望向窗外好像似在发楞

“那个这花老秦买的,他也没个情商别介意啊。买什么百合我就说不吉利。”大宝还伸手弹了弹秦明怀里的一束带着点水珠的白百何。






“你是不知道啊宝哥,他能送花就不错了。还有,再有半个月我就能上班了,工伤你说能不能扣我全勤啊?”

病床上的人勾起嘴角把手里的红苹果丢到正发呆的秦明怀里。

“喏,吃苹果。”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