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目前沉迷我英胜出幼驯染坑无法自拔//贺红真是好吃到爆炸//盾铁大旗不倒//我是咸鱼我为自己代言

【胜出】七秒钟的记忆

是的,所有一切的梗,都是敌人个性奇怪的错!x

ooc一发完
我就不信还屏蔽(。)
人物归原著幼驯染归他们自己。

bug多,糖很多。






“……小胜,我喜欢你。”

绿谷原本是在脑海里反反复复排练了许久的表白,现在说出来,没有当初设想的那么心跳如雷,胸口闷得喘不上气,相反,绿谷出久很冷静,甚至马上反应出来他No13本手册的第几页是什么英雄。

因为他知道,七秒钟过后,他的幼驯染,就不记得了。






在上个月的实习工作里,雄英A班的每一个人不论是经验还是教训,都有不少的收获。“收获”最大的第一名,爆豪胜己当之无愧。

爆豪被【敌人】的个性,击中了。

说是“击中”其实不是很形象,那时绿谷就在现场,离爆豪只有半米的距离,可是他没有赶上【敌人】拼死挣扎的最后一击。一切在绿谷出久面前都变成了慢镜头,一帧一帧在眼前滚动,他的幼驯染被一个表面闪烁着五彩光芒的透明气泡包裹在其中,看似脆弱的气泡壁坚不可摧富有弹性,谁也没办法戳破。爆豪在里面就像一只挣扎刺猬,不断爆破产生的烟雾塞满了整个气泡。

就在所有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气泡毫无征兆的破掉了,伴随的爆豪胜己的怒吼。

“小胜!!你没事吧!”

“老子能有什么事!”爆豪甩开绿谷的手有些摇晃的站起来。“妈的,让刚才那个金鱼脸跑了!”

“那个前辈他们已经去追了……!”

“啧。等等我为什么管那个【敌人】叫金鱼脸来着?”

“……哎……?”




“不是吧?!”切岛坐在课桌上好奇的看向爆豪,“真的就七秒?”

“小爆豪这个真的说不出好还是坏呢。”哇吹拍拍绿谷的头顶。

绿谷时不时抬头看看眼前暴躁幼驯染的背影。“嗯……敌人的个性叫[金鱼],最开始我们还没有明白什么意思……小胜他现在完全不记得七秒前的事情。不过还好……恢复女郎说没什么危险只会持续一天而已。”

“哼哼——”上鸣大步一迈上前叉腰,“爆豪也有今天,那么……”

峰田突然出现和上鸣并肩“那么今天就是整蛊爆豪日了!”

声音肆无忌惮的灌进爆豪的耳朵里,他从课桌上暴起动作夸张到掀翻了自己的书桌,课本文具撒了一地。“啊——?!你们他妈说什么呢?!”

1

2

3

爆豪一手拎起上鸣的领子另一只手提起峰田。

4

5

6

“给老子闭嘴!”

7

所有人目视着爆豪以肉眼可见的停顿了,仿佛进度条失去网络卡顿了一下。爆豪松开手,扫视一周。“啧……谁把老子书桌弄倒了,给我站出来!”

“你自己。爆豪回到座位上,上课了。”相泽消太进入教室打散了弥漫着的诡异气氛。爆豪胜己只能憋着一肚子气一拳砸在墙上咬紧牙关一步一步走到位置上。

……

【上鸣电气和濑吕范太的场合】

上鸣看准了时间在爆豪摁下自动售卖机的一瞬,让濑吕用胶带从人手里把饮料抢走。

爆豪和自动售卖机大眼瞪小眼也不记得自己来要买什么来着。

上鸣对濑吕比了个大拇指。

“……我靠这个味道变态辣诶……”上鸣和濑吕对视看了一眼,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把饮料又塞到了爆豪的书桌里。



【丽日御茶子和叶隐透的场合】

“呐,御茶子这样好嘛?”

“没问题的!”丽日摩拳擦掌眼睛发出诡异的闪光(。),小久现在这么自责都怪这个混球!

丽日是为数不多知道绿谷出久喜欢他幼驯染的人,丽日第一反应是吃惊,不过马上就被另一种情绪填满了。大概可以概括为——遗憾。不过丽日也从来也没有鼓励绿谷去告白什么的,她知道小久决定做或者不做的事情,大概是没有人能阻拦的。


“啧……我今天背包了吗。”爆豪看看柜子,空荡荡的。

“靠,我怎么放那了。”一回头书包就在脚边。

1234567。

“老子什么时候把书包塞书桌里了。”

1234567。

书包又回到了脚边。

“妈的……什么玩意?”


【峰田实的场合】

峰田做的很简单,就是把爆豪的课本换成了色情杂志。

不到七秒他就被揍了。

七秒之后他又被揍了。

“???为什么啊??”峰田捂着肿起来的侧脸满脸不解。

耳郎响香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大概因为你傻吧。”



A班剩下的人有的没有兴趣参与,比如轰,比如八百万,比如青山。有的人觉得这不太好,比如饭田,比如切岛。

其实还有人,偷偷的参与了“整蛊”爆豪的游戏。



比如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的场合】


放学后,绿谷跟在爆豪身后一分一秒算着时间,站住深吸一口气。

“小胜!”

“啧干什么啊废久。”


还有最后七秒。


“小胜我……”

“有话快说!”

7

6

“……我”

5

“喜欢”

4

“你。”

3

2

啊还是快了一点,不过也不重要了。还有一秒马上就会忘掉的,他和爆豪胜己马上就会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大抵算得上史上关系最差幼驯染吧。

1

爆豪胜己红色的眸子一眯,上前一步拽了住了绿谷出久的书包带子,用力的仿佛让绿谷隔着制服都能感受到爆豪的温度。

糟了,完蛋了,果然要被揍的吧。绿谷坦然的闭紧眼睛。

0

爆豪胜已吻了绿谷出久。

【-1】

哎?什么??什么???面前是放大数倍从小就看到大的面孔绿谷出久脑子炸开了一簇又一簇的烟花,有红有绿的,刚才心中的冷静情绪如潮水一般褪去,热气一个劲往脸上涌去。

一吻结束,绿谷出久立刻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被爆豪提着书包带拽高导致整个人被提起,脚尖和爆豪的手上承受了绿谷出久所有的重量,他早就脚的麻没有力气了。

他跌坐在地上还迷糊着一抬头就是幼驯染像鸽血红宝石一样清亮的眼睛。

“给老子赶紧起来!走了!”

绿谷连忙抓住幼驯染为数不多伸出来的手,眼尖看到藏在金发里好像染上浅红色的耳朵。


“傻笑什么啊废久!!”

“就是很开心而已啊小胜……”

“哈?很开心??”

“是超级开心!!”







评论(8)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