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目前沉迷我英胜出幼驯染坑无法自拔//贺红真是好吃到爆炸//盾铁大旗不倒//我是咸鱼我为自己代言

【鬼使】执念

好吧我这条咸鱼看了更新又回来了,写些乱七八糟的希望大家不要在意。x并没有完全走原剧剧情——
ooc归我,感情归他们。






1.

一个人的执念会有多强呢?

金信扪心自问作为一个活了九百三十九岁的鬼怪,执念又会有多强呢?他没办法给出答案。然而他的手正掐在地狱使者的脖子上,啊,现在应该叫他王黎了。那个懦弱胆怯的王,那个辜负了他妹妹给予全部目光的王,那个站在王宫高高的台阶上面,赐他以死亡的王。

但是当金信望向王黎的眉眼,他却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究竟是年少的王,还是惹人嫌却心地善良的地狱使者。

他即使知道面前人已死,但还总觉得能感受到手掌下那人微微跳动的脉搏。他用了九百三十九年才走到了他的王面前,而这份执念,现在就在他的手中。

现在他却舍不得用力下去了。




2.

“我最后的愿望就是……你,一定要帮我看好那个孩子。”

“是。金信明白了。”

自从先王去世后,金信就一直守着先王那份临死前的执念,看着他长大,看着他的个子开始像春朝的柳树一样抽条,开始变成一个少年。金信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只是每次都为他凯旋而归,为他拔掉敌人的尖刺。

武将因常常征战在外,没有什么和王接触的时间,只有带着捷报而归的时候才能看一看他的王。那年正巧王黎成年,年少的王拉扯着武将的衣角说什么也要和他一醉方休,金信没有办法只能应下。他们两个人坐在后花园的亭子里,没有朝堂、国事、大臣、侍从,只有他们两个人和一壶酒。

饮下一盅酒后王黎仰头望着夜空问道“今日是本王的生辰,将军有什么贺礼吗?”其实王黎也没有多在意,不过是随口一说但也抱有一丝丝少年人的期待。

“这天下吧。”说完后金信为他的王和自己再度续满酒盅,看着清澈的酒液想着估计自己也是醉了吧,而后一饮而尽。





3 .

后来,他没有来得及给王黎献上天下。

他就那么死在大殿之外,一剑穿胸而过。

最后刻在他眼中的是那个背影,那份执念。

他的王啊。

被奸臣蛊惑的王。



4.

“为什么没杀死我?”

鬼怪不耐烦的丢给人一个热鸡蛋。

“我怎么知道,问蝴蝶吧。吃你的鸡蛋去。”







德华突然背后一凉。

“这么冷的天也能开花啊,大发……”




5.

就让这份执念,在永恒的时光里,沉淀下去吧。

评论(2)

热度(104)

  1. 昔日夕颜西城归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转载了此文字